RPS預警
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,不清楚涵義者請速速離去。CP混雜,請看清各篇的閱讀警告。

目前分類:【奇幻AU】心之所向 (2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24

 

旅程來到王城時,便是金碩珍回歸巡察隊的時候了。他帶著田柾國一起,受到隊內熱烈的歡迎──這份熱情主要針對體格強悍的田柾國,不是隊長本人。

隊裡吵著鬧著,又是一頓喊著得請客的吆喝。

田柾國還記著先前說過的話,便問碩珍哥要不拉上南俊哥和玧其哥他們,一起吃頓飯?

「玧其應該走了,他很不喜歡這種場合,而且他打算帶木靈去旅行。」

「喔……」多少有點可惜。

「沒事,之後總有機會的。」

「嗯。」

最後他們講定:田柾國請南俊和碩珍,金碩珍則負責請其他人。

「你一個人的伙食費可以抵掉其他人的,你知道嗎?」金碩珍戳了下身旁這人的肩膀,像是在抗議,但田柾國故意側了下身子,讓珍哥不小心戳到他的胸肌──手瞬間彈開,然後又怕顯得心虛,而改成用力拍了下柾國的胸部。

田柾國也順勢打回去,金碩珍又打回來。

幼稚極了的樣子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23

他們醉了,也沒醉。

回房時,金碩珍豐潤的唇在接吻上被擠壓變形,軟桃似地任人採摘。田柾國吸吮著哥哥的甜蜜,然後一張嘴,往下、咬住了珍哥的喉結。

「你還想親哪裡啊?」金碩珍笑到。

田柾國停下動作,往上抬的眼珠有幾分動物的侵略性,不過在接觸到對方眼神時,便像做錯事的孩子,軟軟地說道:「抱歉。」

「沒事。」珍哥拍拍他的頭,然後自己用手指一勾,拉低衣服的領子,「可以親啊,別咬我就好。」

小孩兒盯著他瞧好一會兒,然後皺起鼻子,特別懊惱地把金碩珍的衣服拉平整理好。

哥哥大笑出聲,毫不留情面的。

明明自己也有幾分狼狽,卻樂此不疲地逗弄著對方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重要事項公告:

你先前閱讀的是「網路公開版」劇情,「出書版」在19-21篇有順序、劇情上的更動,修正了節奏的流暢性、增加閔玧其跟金泰亨的行動抉擇、三個CP線的互動。

如果想閱讀修改後的版本,可以考慮購買實體書電子書,或加入方格子訂閱會員,於付費內容中閱讀。

 

各位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想閱讀的版本!

 

undefined

 

 

22

寒風止息,細雪消弭。天是灰的,薄雲後有光,太陽勉強探出頭來,照亮了北部一帶的雪地,白亮晶透。

離開北城,並不等於離開冰封雪地。

金碩珍乘馬,帶著田柾國來到北部的另一個小城市:雪果。

 

「怎麼聽起來那麼像吃的?」

「是吃的啊。」到城門口驗明身分,簽名蓋印,便能進入──這裡的檢哨站比起北城的小上太多,差不多只有一兩個人輪值。他們依規定將馬匹栓在公定的位置,然後改以步行的方式入城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49745068_4474065682608659_5984399710492529157_o.jpg

 

21

 

剛醒來的時候,好像整個人都泡在水裡。有些恍惚,似乎有一個自己躺在原地,另一個「我」則專注審視著,那個連眼睛都睜不開的自我。

明明視線聚焦在自己,但隱約能感知到整個空間。或者是說:知道東西的大概方位,然後突然、每個物件都離自己很近,有股強烈的壓迫感,似乎正伸出手鉤住心臟,又緊接著拉開距離,離自己太遠,到了空曠孤獨的程度。

 

水是包容,是溫床,是讓人安心的歸宿。

於是他慢慢下沉,躲進水中,然而呼吸的時候竟「嗆到」了──這個感受很陌生,他有點被嚇到──為什麼會這樣?彷彿「理所當然」不再是常識。

 

因為身體和大腦受到這股衝擊,他才真正清醒一些。

緊接著,新的問題便進入意志:「我是誰?」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weverse_media_8b3a76d225f9428e949dd03e4874b3b8581.jpg

20

 

潮起,潮落。

在海上討生活的人,需要精細地計算天數:月象如何?存糧夠嗎?和港口約定什麼時候?但是在海上的日子,又過得格外模糊:現在是幾點?什麼時候週末?離岸之後過去幾天了?

 

人魚的時間概念很差。

本來就沒有居住在人類社會的習慣,肆意任性得很,常常是傍晚時分才下水游泳,在夕陽與月光下歌唱,總是等人類累得眼皮子都快闔起,才勉為其難地回船。

 

那艘漂泊在海上的木造船是他們的歸宿,金泰亨則是朴智旻離水的理由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19

 

若是可以,金碩珍更想以巡察隊來追捕,而非請一群非專業人士埋伏。

但這裡一下子有了木靈、白子、人魚等一堆香嫩肥肉,就怕再耗下去,別說血巫,什麼風雷火水土巫都跑出來打招呼了。又,東線的夥伴們突然斷了消息,彷彿人間蒸發一般,讓他更下定決心得早點出擊──出奇不意,或許能換得幾分生機。

 

戰鬥並不是他的專長,但他會竭盡所能。

 

「珍哥!他在左邊!」

 

祭巫,總得有所獻祭,才能獲得。他們並不是雙棲於兩界的半子,不可能真的像閔玧其那樣,平白利用靈界移動。血巫既然能從金碩珍的挾制中消失,就代表他一定消耗了些什麼,來換取逃跑的機會。

──那就算達成目標了。

 

「走,我們追。」他拍拍田柾國的肩膀,振作起精神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18

 

木靈看著白髮的小孩兒,沒有問他為什麼沒帶餅乾盒,但自己稍稍鬆了一口氣──沒辦法,他的元界本體是一棵樹,要吃餅乾只能把餅乾分解帶到靈界來吃。而「吃餅乾」這件事的能量消耗,遠遠比餅乾能帶給他來得多。

 

但也覺得有點可惜。

畢竟在多次的餵食後,木靈已經多少能掌握進食的方法。

 

──他還想秀一下呢!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17

 

元靈的邊界,人與人的隔閡,或許都得讓話語如血犧牲流出,或者讓血如話語鋒利,才有破除的可能性。

 

 

隔日清晨,他們在據點用早點。

 

「巡察隊的其他人應該很快就會從東線過來吧?」

「嗯哼。」金碩珍以音節回覆人魚的提問。

 

其實昨天發出緊急通知後,目前依然沒有收到巡察隊其他人的回音,但金碩珍不打算說出,避免其他人擔心。

以及,雖然有些不應該,但現在光講起「巡察隊」幾個字,碩珍便不由自主地,將眼神落在昨晚說「想加入巡察隊」的田柾國身上──那孩子專注、真誠的目光,讓人的心格外為他柔軟。

 

在他們喝熱湯時,黑袍再次於閃焰中出現,除了人魚不免有些應激反應外,其他人都已經見怪不怪,金碩珍更是誠懇地問到:「你是不會開門嗎?」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16

 

第二天,朴智旻在旅館迎來了不速之客──勉強算是有禮貌的那種。

 

「午安啊,人魚先生。」金碩珍笑咪咪地跟他打招呼,並且一腳卡進門縫,阻斷對方的超迅速關門反應。然而木門一夾,他立刻吃痛地叫了出來,然後抱怨道:「呀、好歹是我跟你們說可以來北城找人的,你們就這樣對我嗎?」

房內傳來金泰亨抱歉的聲音,但人魚的警覺性極高,依然沒有開門的意思,死死堵住門,將縫隙控制在人進不去的狹小範圍內,同時反問:「你找我們有什麼事?」

 

雖然最誠實的答案是「想看祭巫來了沒」,但作為看重臉面的成年人,金碩珍肯定不會這樣回答,他將原意拐了個彎,非常誠懇地回應:「關心你們是否安全啊。」

這個藉口爛到大概田柾國都不會被騙。

但金碩珍就是有辦法理直氣壯地說出──脖子發紅的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15

 

所謂「氣息」是一種很籠統的說法。

只能說和靈界打交道慣了的人,難免能從另一個世界得到一些──恰巧也被稱為「靈感」的東西。

 

人魚向北的消息在祭巫間擴散,有些人是基於情報傳遞,有些便是在鮮血的祭祀中「感覺」到。

 

「北城?人魚怎麼會去那麼冷的地方?」

「信不信隨意。」血巫甩了甩手,將多餘的血液撇下,不甚在意地回覆。

 

祭巫既成了祭巫,大多便捨去了自己的名字。他們追求永生,所以在自己成為永恆之前,凡俗的姓名不具意義。於是,雖然外界統稱為祭巫,他們內部倒是另有一套稱呼彼此的方式:擅長用火的就叫火巫,地巫則是常和土地精靈為伍的。若有複數同類別的祭巫相聚,則以最強的那人擁有稱呼,其餘人抹去名諱。

 

他們是獨立的個體,但卻也是相融的渾沌。

如化整為一的飢餓鬣狗,遍地尋找可吞吃的靈魂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undefined

14

 

金碩珍畏冷。

田柾國不清楚為何自己會有這個印象?但腦海中依稀有他抱著自己喊冷的記憶。然而不知怎麼回事,帶著受傷的金碩珍到北城後,怕冷的他沒事,結果倒是田柾國感冒了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99AF90485EC73CEF30.jpg

13

 

大火在凌晨時分歇下。

畢竟是長年積雪的地方,待城裡會咒語的人,安撫下靈界騷動的精靈們後,剩下滅火的部份便迅速就位。

 

然後收拾善後的工作,不曉得何時才能結束?

 

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,金碩珍深呼吸,感覺前所未有的疲憊。閔玧其到現在還沒回來,但他管不著,也不想管。一路忙活到現在,他吹響口哨,想叫狗狗回來,然後趕緊去補眠。

 

喚了幾聲,牠還沒過來。

 

「找誰呀?」

「我家的狗狗。」他笑著跟旁人解釋:「牠半夜衝去幫忙救火,比誰都起勁,現在也不知道去哪了?」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12

 

也說不清是什麼原理?但田柾國似乎總能預知危險的到來。

待書店工作時,總能在南俊哥碰倒整個書櫃的前兩秒,迅速跳離將被書海淹沒的區域。又或者是南俊哥切菜的刀「不小心」飛出去時,他能夠立刻偏過頭,讓刀尖沒入木牆,而不是他的腦袋。再不然就是,有一個模模糊糊的直覺,似乎能指引他祭巫的位置。

 

這些長年與血共舞的族群,身上有股消不去的腥臭味,田柾國老遠就能聞到。

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能感知到?但金碩珍意外信任他的判斷。

 

「JK、等下你正面攻擊,我後面支援,對方人應該不多。」他輕聲交代。

「哥、那如果是一大群怎麼辦?」

「一大群的話……」巡查隊隊長深思熟慮後,給予最親切的建議:「打不過,跑吧。」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11

 

有些事情看似理所當然,但又不是全然如此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「jungkook eat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
 

10

沒有,田柾國並沒有喜歡跟著金碩珍跑。

這個人完全不跟他商量,就把他安置在南俊哥那兒不管。召之即來,呼之即去。又總跟其他哥哥說著些他聽不懂的話。好像把他當小孩或寵物養似的。

 

「不管怎麼說, JK今天幫了大忙啊,我帶你去吃點好的吧!胡老爹那間怎麼樣?吃肉?還是要吃麵?」

「肉!」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undefined

 

 

09

這似乎是很長很長的一覺。

待醒來的時候,眼睛都還沒來得及睜開,只是「意識」先甦醒了。然後大腦傳達意志說:睜眼。身體才後一步,聽從指令地打開了眼睛。

 

這種感覺很奇怪,似曾相識。

 

鄭號錫審視著四周……感覺好像缺了什麼?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undefined

08

 

原本打算把堆積的公文處理完,就可以帶田柾國去吃飯。但這項預定被突來的警示打破。

 

「隊長!甲組回報:商隊裡有祭巫的蹤跡。」

於是、他們來不及吃晚餐,匆匆戴上裝備便趕去現場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(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想配這張圖)

07

 

「開書店不錯嘛,公器私用的典範。」

「嗯嗯,能跟這麼多書在一起真的很幸福。」金南俊推了一下金邊的圓眼鏡,假裝聽不出閔玧其話裡的諷刺,溫和有禮的回覆:「要進來逛逛嗎?這間書店收了各種書籍,就連吟遊詩人的詩歌也有喔。」

「喔,是嗎?」閔玧其聽到這話,臉色不改,但快速地轉換了話題:「田柾國呢?」

在書櫃間勤奮打掃的青年,聽到自己的名字,猛然抬起頭,揮舞著手上的撢子,喊到:「這裡!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?吟遊詩人的本子在後排,要幫忙拿過來嗎?」

閔玧其果斷地回覆:「不用!」

「為什麼?」金南俊一臉無辜:「〈初戀〉是很優秀的作品,你不喜歡嗎?」

說完,自顧自地哼了起來:「想起了那時,比我高大的褐色精靈,吸引著我的眼目,當時仰望著你,充滿憧憬,用小小的指尖感受著你……」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06

 

即使骨笛送他們逃到海中,他們終究得上岸。

 

「號錫哥在他們那邊,你找到的,不是嗎?」

「可是太危險了!」

「號錫哥在那邊啊……」智旻焦躁地搔搔自己的後腦杓,想要對泰亨大吼,但又不行,憋著一口氣,在海邊原地踏步。

泰亨也很清楚,他沉著臉,看起來特別嚴肅。

 

「智旻想怎麼做?」

「我們進去,找到號錫哥,然後……出來?」

 

智旻自己都覺得:這個計畫聽起來糟透了。

 

「好,我們試試看吧。」他卻牽起他的手,如此說到。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4Js0ASKImcFNxDMQdFKQjY.jpg

05

情況不容金碩珍拉著金泰亨走人。

下屬隨後從醫療間衝出,慌張地大喊:「報、報告!重要證人不見了!」

「不見了?」

比起尚未了解狀況的碩珍,泰亨神色一凜,詢問到:「剛剛躺在裡面的人嗎?」

文章標籤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