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3961718_4317092881639274_7191550569560814826_o.jpg

 
08 
 
Pornhub的每個用戶,都可以針對影片提交翻譯,交由員工審核後發表,達到網站在地化的目標。這和YouTube的社群翻譯有異曲同工之妙──除了Pornhub只翻標題,但沒有CC字幕(畢竟色情片大部分不需要影片字幕),且YouTube後來把社群翻譯功能給拔掉了。
 
用戶95ii_master是「一九九五的日月」的忠實觀眾,但他對此深感不滿,由衷希望Pornhub有一天也能提供影片內的字幕。
 
 
離回旅館還有一點時間,他們便從祇園四条站,搭乘京阪本線,順著鐵道往下,到了稻荷站。
稻荷神、狐仙、千本鳥居,這些元素是每個動漫迷或多或少都產生過憧憬的存在。
 
剛踏出車門,站內天花板的狐狸裝飾,就讓兩人嘖嘖稱奇。接連拍了幾張網美照,並且開始聊各種有用到狐神形象的動漫作品,不亦樂乎。
 
 
「我在Pornhub花了十幾分鐘聽韓國人聊日本動漫,而且我聽不懂韓文」──這是那部影片下面第二高讚的留言。
 
第一名則是:「平時的我:直接拉進度條到抽插片段。同時也是我:反覆看了好幾次兩個韓國人聊天。」
 
 
從車站走到伏見稻荷大社,比起清水寺輕鬆許多。沿途有不少店家,Jimin買了糖炒栗子給Tae,笑呵呵地拍了對方燙得下不了口,偏偏又急著想吃甜食的模樣,連說了好幾聲「真可愛」。
 
但是和門口的狐狸石雕拍完照後,就到挑戰的開始了:爬坡。
紅色鳥居層層緊密排列,從縫隙看出,是山坡上的自然環境,竹林、草叢、叫不出名字的樹。穿過鳥居構成的隧道,一路向上,才能真正到達神社。
 
這裡觀光客多,明顯沒辦法拍甚麼色情影片。觀眾們紛紛收好心,甚至有不少人拿出零食,打算安心看旅遊觀光片放鬆一下──然而就在此時,走在攝影機前的Jimin頓了一下,走路姿勢僵硬。轉過頭來怒視掌鏡者,但眼梢染紅,有幾分春意。
 
Jimin不再理會後邊,固執地繼續往前走,但沒走幾步路,就停下來了。在其他人看來,或許像是在等同伴。但等Tae一靠近,他便咬牙切齒地說道:「手機給我。」
「Jimin沒有帶手機嗎?要跟我借?」
 
誰知道附近的觀光客有沒有韓國人?Jimin不敢講得太大聲或太詳細,只能忿忿不平地瞪著他,然後說道:「關掉啦。」
 
 
「欸──」
 
這時候,攝影機角度往下,對焦在Tae握著的手機上。螢幕上打開著一個APP,黑色背景,桃紅色的UI介面,中間是一顆粉色的小球。大拇指壓在其上,然後往上拖動……
 
「嗚、啊啊。」
 
畫面依然只有手機螢幕,但虛化的背景處,隱約可見Jimin發抖的腿,還有越來越靠近的步伐──他整個人靠在Tae身上,鏡頭壓在腰處左右的位置?被衣物擋住,一片漆黑。Tae稍微垂下手,除了衣物摩擦,還有來往行人的交談聲,如果調大影片音量,竟是可以聽見非常非常微小,但確實存在的「嗡嗡」聲。
 
 
「這裡是神社欸,你別鬧了。」Jimin假裝腿不舒服,扶著Tae告誡。
 
 
 
 
可能是真的場地不適合吧?後半段的拍攝幾乎都被卡掉了,沒有告訴觀眾他們是否有好好爬完山坡。黑幕一切,是一間陌生的旅館,可能是他們在京都落腳的地方?
不知道,Jimin跟Tae什麼都沒說。
 
相較於平時色情與旅遊導覽兼具的攝影,這次似乎急切了一些,省略了大段觀光的拍攝。可能是忘了拍?又或者是沒辦法拍?還是最後根本沒去成?直接進到肉戲的片段。
 
有的觀眾相當不習慣,甚至不惜先暫停影片,到推特上去問。但也有人選擇拿出自慰的道具,準備開始享用這對情侶的身體。
 
 
 
 
畫面一開始又是那個手機軟體,Tae在螢幕前演示性地操作幾下,躺在床上的Jimin便發出動聽的呻吟。
 
長長的珠子插在後庭,這會兒正隨著手指的命令,而激烈震動著。聲音雖然隱蔽,但是在室內脫下外褲,就明顯一些了。特別是切換模式的時候,會從「嗡、嗡、嗡」有節奏性的短拍,變成「嗡、嗡──嗡、嗡──」的韻律,又或者是把APP裡的小球推到最高時,就只剩綿延不絕的「嗡──」聲,還有從Jimin口中溢出,幾乎要蓋過所有聲響的淫叫。
 
被電動拉珠深度刺激,Jimin很快就射在床單上。
 
 
「不要只有我……」他伸手勾住站在床沿的拍攝者,慵懶又纏人,「TaeTae一起。」
 
「還有位子?」回應他的,則是伸進後穴的手指。
 
「我不是這個意思,嗯……嗯……」
 
 
還在不應期,但是Tae修長的指頭擠進了塞著玩具的地方。不舒服,但又有點讓人心癢。幾個來回後,攝影機拍下Jimin從抗拒、逃避、扭動,到陰莖一點一點再次硬起的過程。
 
「不可能啦,別鬧了。」Jimin知道他想做什麼,一邊努力放鬆,一邊又不肯相信。
「那我拔出來一點。」說著,Tae把拉珠抽出末端最寬的一節,留剩下幾顆小的在裡頭。
 
「金……TaeTae你敢弄痛我,我會打死你知道嗎?」他說得又甜蜜又狠絕。
 
但是在接下來Tae把陰莖插入時,又主動靠近,讓他一口氣插得更深。
 
 
他們採正入式,Jimin的腰彎起,腿夾在Tae腰側。這個姿勢比較好控制深度,也比較能捅到Jimin舒服的點。在進去的時後,兩人的叫聲重疊在一起。光插入就花了好久的時間,每一分磨蹭都讓人腳趾蜷曲。
 
Tae的陰莖本來就大,和情趣玩具一起,更是緊得讓人冒汗。
 
Jimin喘過氣來,有點挑釁地問道:「舒服嗎?」
Tae則試著動了兩下當作回應。
 
「放鬆,給你感覺看看。」說著,Jimin向旁邊伸手,拿過手機,開了最低檔度的震動──傷敵八百,損己一千──可是Jimin就喜歡這樣。
 
Tae搶過手機,關掉電動模式,開始在Jimin的身上耕耘。
 
 
但雙份插入的感覺,與其說飽足,不如說有點礙事,Tae最終還是拔出拉珠──
 
「啊啊!」
但因為抽得太快,突來的失禁感,惹得Jimin在床上一彈,後穴一縮,竟是差那麼一點點,又險些高潮。今天一天太過胡鬧,至此根本射不出什麼東西了。他得小心一點,才不會在床上失控。
 
「慢一點,我沒辦法……嗚。」
不是單純的打樁,而是完全離開再進入、大動作的抽插,Jimin一下子便失去了言語能力。
 
他們平時在床上,一向便是你來我往地爭奪著節奏。這次在大街上逼著TaeTae野合,顯然還是逼急了他。現在回到房間,便和Jimin爭起這一口氣來。
 
見無法打商量,Jimin便開始裝可憐示弱:徹底放鬆了身體,完全跟隨Tae的節奏。他雙口向後,抓住枕頭,腰肢跟著插入擺動,股肉一次次承接對方的撞擊。不間斷的呻吟,又被陰莖的插入打碎,喉嚨發出的嗓音甚至有點嗚咽的哭泣聲。
 
見狀,Tae稍微放緩動作,改成埋在體內的頂弄。
Jimin也才停止誇張的叫聲──但也沒有突兀的停下,而是漸弱下來。
 
 
TaeTae「哈」地笑了聲,汗水打溼瀏海和眉頭,他撩起撥開,看向Jimin的眼神透徹得很──然後是一次直抵Jimin敏感點的攻勢。
 
Jimin這才知道自己沒有騙過他,在太強烈的快感中,伸出手來,環抱住Tae的脖子,真的差點哭出來地喊著:「對不起,TaeTae你慢點!不要這樣嗚嗚……」
「嗯?」
 
Jimin長長地「嗯──」了一聲,音調幾經迴轉,直上巔峰,然後再開口,才是真正的想法:「快點、要瘋了,快點!TaeTae最棒了,我要到了!要瘋了,TaeTae!」
 
 
結束時的高潮,兩人都射得不多,且都筋疲力竭。雙雙趴在床上宣告陣亡。
 
 
過了好一陣子。
 
Jimin終於回過神,饜足地拉伸了下身體。他眼睛先是看向鏡頭,然後才親吻Tae的額頭,對Tae說道:「明天再來一次好不好?TaeTae剛剛好帥。」
Tae則把頭埋在Jimin的頸窩,笑著,但說不出話來。
 
 
 

TBC.



謝謝你的閱讀,希望你喜歡這些作品。如果想要支持我繼續創作,你可以:

  1. 請幫我往下滑,免費註冊LIKECOIN會員,然後點個拍手鍵!不花一毛錢,只要拍拍手,創作者就能收到基金會的報酬!有多喜歡這篇,就幫我點幾下拍手!(1下是已讀~5下是很喜歡)
  2. 若想要提前閱讀連載更新,歡迎加入方格子的付費訂閱專案
  3. 留個言吧!您的留言永遠是我最棒的精神糧食!謝謝你!
  4. 如果害羞的話,可以在痞客邦選擇匿名留言,或者是到貓貓跟我說!

 


    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