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9745068_4474065682608659_5984399710492529157_o.jpg

 

21

 

剛醒來的時候,好像整個人都泡在水裡。有些恍惚,似乎有一個自己躺在原地,另一個「我」則專注審視著,那個連眼睛都睜不開的自我。

明明視線聚焦在自己,但隱約能感知到整個空間。或者是說:知道東西的大概方位,然後突然、每個物件都離自己很近,有股強烈的壓迫感,似乎正伸出手鉤住心臟,又緊接著拉開距離,離自己太遠,到了空曠孤獨的程度。

 

水是包容,是溫床,是讓人安心的歸宿。

於是他慢慢下沉,躲進水中,然而呼吸的時候竟「嗆到」了──這個感受很陌生,他有點被嚇到──為什麼會這樣?彷彿「理所當然」不再是常識。

 

因為身體和大腦受到這股衝擊,他才真正清醒一些。

緊接著,新的問題便進入意志:「我是誰?」

睜開眼睛的時候,一個藍色頭髮的男人出現在眼前。

該稱為靈魂,或是意識,又或者我之所以被稱為「我」的那個存在,從遙遠的地方被拉回,跌回肉體裡,撞擊到頭骨時還有「砰」一聲回響在腦內。

 

那個人不是「自己」。

他想伸出手,撫摸對方的臉,但是手抬不起來。

 

「醒來了?」那人說話的聲音很輕,他能理解這叫做「小聲」,可是又意外巨大地在腦內震盪,像是把他的腦袋當琴弦,來回壓著琴弓去鋸。聲音是有了,但難聽得很,還頭疼。

「不要急,慢慢來。」說著,藍髮的人離開了視線──那一刻,他覺得好空虛,被挖穿一個洞那般。

 

然後他又出現了,帶著一杯水。

以指腹沾取,再輕輕沾到唇上。人體的溫度適中,有幾分暖意,還有柔軟的觸感,外加上清水的滋潤。舒服得渴求更多,又幾乎要閉上眼睛睡去。

 

他也確實睡著了。

等再次醒來時,已是隔日,且記憶、理智慢慢回籠。

 

「泰亨……」

「智旻?等一下,別起來,先躺著。」

 

朴智旻這才放棄掙扎,乖乖躺平在床。

這次不只沾水,金泰亨替他餵了水,才慢慢地將他睡著這三天發生的事說給他聽:

血巫被制伏後,金碩珍便收到巡察隊的消息──顯然之前東線的人並不是真的人間蒸發,而是暫時失去向外傳訊的能力。交由大隊人馬處理後續事宜,隊長本人則帶著自家小孩暫時休假。至於原先該被緝捕歸案、抓去問話的閔玧其,在巡察隊到達之前,為避免麻煩,便先一步離開了。

 

「玧其哥說:你會有一段時間變不回人魚,只能用腿走路,恢復日期不確定。」

朴智旻累得動彈不得,只能輕微點點頭,表示知道了。

「我們之後就回海上吧!雖然號錫哥的船沉了──喔、那艘船的木頭好像就是他的本體──不過我們可以找其他的商隊,或者是我們自己打造一艘船!」雖然語速不快,但金泰亨說得很流利,似乎是已經先想好,並且打好草稿,才端出來和朴智旻商量。

 

若不是受限於種種情況,不安感早就拉著人魚回到大海。

不過現在有了回去的機會,他反而鬆開海洋的呼喚,改握住戀人的手──這個動作對他來說異常艱辛,他沒有抓握的力氣,所以嚴格來說僅僅是把手搭在金泰亨的掌上──問到:「你想回家看看嗎?」

 

「欸?回家?」

「回你的家,陸地上的。」

 

「我可能會被奶奶打。」許久沒歸家的金泰亨回憶了下,然後回握人魚虛弱的手,輕輕捏了一下,如同跟他遊戲般,「奶奶煮的甜湯最好喝,我們一起吃。」

「……好。」

 

 

對於隊長提早自主放假這件事,巡察隊的隊員們表示:行,請頓好料的就可以。

金碩珍一邊哀號著說自己一個領死薪水的,哪來的錢請吃飯?一邊寫了欠條,承諾回王城後去胡老爹那裡吃一頓,並且會開珍藏的酒犒賞眾人。

這大方的舉動引起大家譁然,一個個拍著隊長的肩膀說讓他再放兩天都行,而碩珍也不客氣地真的再請兩天假。

 

「珍哥這麼大方?」田柾國問到。

「他們在東線被祭巫圍攻,好不容易到北城又要幫忙收拾善後,請頓飯沒什麼啦。」

 

金碩珍對朋友大抵是如此,慷慨、隨性,不斤斤計較,誰都得說上一句「好相處」。但其實骨子裡有幾分任性,真的決定做什麼的時後──譬如此刻他真的覺得自己得休息個幾天──便不會特別在乎其他人的看法,率性得很。

 

「我接下來會離開北城,去幾個週邊的小城鎮休息。如果你比較想回去,或者急著加入巡察隊,可以跟大隊一起回王城。」金碩珍本來是不在乎這些的。要去哪裡?做什麼?都僅憑自己的意思。但在這一刻,金碩珍居然計較起田柾國是怎麼看自己的了……

 

「這趟沒有任務,只是單純晃晃,你還想跟我一起去嗎?」

 

──是無所謂的同行者?還是聽從命令的習慣?

──又或者是他也有那麼一丁點兒,依戀著跟自己的相處呢?

 

幾個選項擺在自己面前,田柾國沒有太多猶豫,理所當然地回答:「好啊!一起去吧。」

 

於是,他們一齊離開了白雪紛飛的北城。

經過城門一帶時,他們遇到了一個小孩。那個孩子朝著田柾國敬禮,小臉紅撲撲的,非常認真地說:「感謝巡察隊哥哥!」

田柾國懵懵懂懂地接收下,然後又慌亂地不知所措,還是在金碩珍的提醒下,才趕忙回禮。

 

「什麼時候認識的?」

「好像是剛來北城的時後?嗯對,是那個時候。」一個想要加入巡察隊的孩子。

「我們柾國也是別人崇拜的大哥哥了呢!」

碩珍的語調有幾分調侃,但更多的是引以為傲。

 

這人在他眼中便是如此閃閃發光。

 

 

閔玧其對環境沒那麼挑剔。
他時常工作著入睡,再從睡夢中起來繼續工作。趴在書桌上,躺在紙堆中,都是司空見慣的小事。餐風露宿、櫛風沐雨,亦是極為常見的情況。

 

為了避開巡察隊,他再次啟程,離開了供應三餐、暖爐和單人床的據點,往黑森林走去。過往他的旅行都是為了尋找木靈,或者是研究元靈轉換陣,這回卻是無所事事……

 

他可能就是工作狂吧?閒下來反而不習慣了。

 

不習慣的還有今晚休息的場所──閔玧其睡哪都行的,不過一旦想到他其實能在木靈身邊休息,就覺得眼前的山洞怎能算是一個選項?

 

「喜歡」讓人軟弱,依戀起溫暖,把身心養得嬌貴,連床墊底下的碗豆都能磕疼人。

 

 

當鄭號錫在據點再次看見閔玧其時,他手上正拿著幾張符紙。

 

「……玧其哥?」

黑袍朝他點點頭,然後便偏過視線,看向人魚休養的房間。

對於這個說過再見,卻又太快再見的人,號錫有些不解,問道:「你是來找……」

他著急著打斷:「不是。」

「……泰亨他們的嗎?」

 

聽完整句話,閔玧其噎了一下,才轉回來:「嗯,要找他們。」

他舉起手中全新的符咒,解釋道:「離開前忘記給他們了。之後旅行可能用得上,多預備一些在身上比較好。」

「哥你給過啦,一大疊呢!」

「……喔、是嗎?」

 

閔玧其一陣尷尬,但號錫的笑聲打破了沉默。

黑袍看著他的笑臉,慢慢放下了防備。問道:「他復原得還好嗎?」

「還行,之前醒來過一次。」號錫拉了椅子,示意閔玧其坐下。並非常誠摯地道了謝:「多虧你的法陣,才能把他帶回來。謝謝你。」

「嗯。」大概是不習慣接受道謝,聽得這話,他有點坐立難安,甚至說話都加速了:「研究魔法是因為我樂意、我喜歡,你們用得上,那是剛好。」

「嗯!」號錫一笑置之,沒有真的相信這人的口是心非,但也沒有當場戳破。

只是笑得越來越開心,還有點臉紅。

 

閔玧其趕忙轉移話題:「你們接下來打算去哪?回海上嗎?」

「等智旻恢復,我會先去一趟王城。」說到這個,木靈的臉有幾個不自在和遲疑,「碩珍哥說我得補辦一下手續,登記在聯盟底下……之後出入各地比較方便。」

按照金碩珍的原話,意思是「告訴政府單位有你這個人存在」。

 

「我跟你一起去吧。」

「咦?玧其哥也要去王城嗎?」

「嗯,有點事情要辦,也順便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。」

至於要辦什麼事,等他見到金南俊,會想辦法掰出來的。

 

 

TBC.

 

你目前閱讀的是「網路公開版」,出書版在19-21有順序、劇情上的更動。如果想閱讀修改後的版本,可以考慮購買實體書/電子書,或加入方格子訂閱會員,於付費內容中閱讀

 



謝謝你的閱讀,希望你喜歡這些作品。如果想要支持我繼續創作,你可以:

  1. 請幫我往下滑,免費註冊LIKECOIN會員,然後點個拍手鍵!不花一毛錢,只要拍拍手,創作者就能收到基金會的報酬!有多喜歡這篇,就幫我點幾下拍手!(1下是已讀~5下是很喜歡)
  2. 若想要提前閱讀連載更新,歡迎加入方格子的付費訂閱專案
  3. 留個言吧!您的留言永遠是我最棒的精神糧食!謝謝你!
  4. 如果害羞的話,可以在痞客邦選擇匿名留言,或者是到貓貓跟我說!

 


    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