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fined

 

23

他們醉了,也沒醉。

回房時,金碩珍豐潤的唇在接吻上被擠壓變形,軟桃似地任人採摘。田柾國吸吮著哥哥的甜蜜,然後一張嘴,往下、咬住了珍哥的喉結。

「你還想親哪裡啊?」金碩珍笑到。

田柾國停下動作,往上抬的眼珠有幾分動物的侵略性,不過在接觸到對方眼神時,便像做錯事的孩子,軟軟地說道:「抱歉。」

「沒事。」珍哥拍拍他的頭,然後自己用手指一勾,拉低衣服的領子,「可以親啊,別咬我就好。」

小孩兒盯著他瞧好一會兒,然後皺起鼻子,特別懊惱地把金碩珍的衣服拉平整理好。

哥哥大笑出聲,毫不留情面的。

明明自己也有幾分狼狽,卻樂此不疲地逗弄著對方。

 

即使放假,金碩珍仍然是巡察隊的隊長。

清晨,他簡單讓精靈回了幾封信件的許可權,自己則親自寫了段話,託給信鴿帶回王城。

 

「給南俊哥的?」

「嗯。」

「回去的時候,請他吃頓飯吧。如果閔玧其他們在,也順便一起。」

田柾國點點頭,沒什麼異議。

 

巧的是,當金南俊收到信時,閔玧其正好來到店裡。

 

「珍哥的信?」依稀看過那隻傳訊的鳥。

「哎呀、好久不見。」南俊先把信紙壓在桌面,然後起身招待客人──途中不小心碰到相框,手趕緊扶了一下,也就再不小心地碰到水杯,打翻在地。

鄭號錫原先不出聲地站在玧其背後,看到突發意外,不禁出聲提醒:「小心!」

 

「沒關係、沒關係,習慣了。」說著,南俊扶正杯子,雙手小心地護在一旁,然後才慢慢鬆開。確認它能穩定站立後,又毛毛躁躁地撇手,並順利碰倒了一開始的相框。

閔玧其無言到笑了出來,拉著鄭號錫踏進書店,不再管南俊的艱難掙扎。但要說不關心吧?也不是。他好心地提醒道:「你讓它倒著吧,等等給精靈處理就好。」

 

「也是。」言畢,金南俊放棄嘗試,改為招待兩位客人,「要喝果汁嗎?還是要茶?」

「沒關係……」才見面不到五分鐘,鄭號錫已經清楚知道不該麻煩這人。

「水就好。不過我們自己裝,杯子一樣放櫃子裡嗎?」

「應該是吧?柾國出門後,我沒有動過家裡的東西。」

 

──這就是閔玧其要介紹自己認識的人嗎?

號錫不知怎麼,竟有點放鬆下來。

 

這時,木靈的他看見了書店裡的精靈。小小隻的,自架上的書本竄出,蜂擁至剛剛金南俊弄倒的相框,開心地將其扶起,然後繞到南俊本人身邊,蹦蹦跳跳地邀著功──這畫面在號錫眼中有點奇怪,因為書店店長依然如常地行動,好像全然不受眼前活潑的精靈所擾。對、精靈無法直接碰到元界的他們,但是有一個發光的小生物撞在眼前,總會讓看得見靈界的人反射性止步。

又有精靈拿起信件,飄在空中,遞給正在找杯子的金南俊。

「欸?謝謝。」他接下信紙,問道:「是要我現在看嗎?」

他推了下眼鏡,這才閱讀起那封不長的信。速速掃過後,將紙張放下。

 

「是誰幫我拿的?」

號錫愣了一下,才反應過來是在問自己。他指向空中的小精靈,然後說剛才是從哪裡飛出。

店長向號錫道了謝,然後去將書本取下──途中,說句實話,鄭號錫有點擔心他會不會絆倒腳──「喔好,那我等下去看看那本書好了。」

精靈這才心滿意足地飛回書中。

 

「你……看不到嗎?」

「他看不到。」拿著熱水的閔玧其從後面的房間走出,及時解答了號錫的疑惑,「介紹一下:金南俊,書店老闆,普通人類。」

木靈還有很多不明白的,但此時也暫時壓下,禮貌地點點頭,並自我介紹:「鄭號錫,木靈,最近來王城辦點手續。」

 

「喔……」南俊笑了出來,「你就是玧其哥在找的精靈?」

「呀、金南俊你閉嘴。」

號錫卻是被勾起了興趣,不知該點頭還是搖頭,但看向南俊,「天真」的眼中寫滿了八卦魂。

 

「你知道他當過吟遊詩人嗎?我這裡還有他寫的作品喔!」

「閉嘴吧你。」

 

這對長年在船上生活的人而言是陌生的,號錫問道:「請問吟遊詩人是什麼呢?」

「就是到各個城市唱歌、說故事的人,玧其哥最主要是寫,比較少唱。」金南俊走向後排的書架,找著對應的書。然後又抬起頭,幾分挑釁幾分帶笑地看著閔玧其,「還是你想趁機唱兩句?〈初戀〉怎麼樣?」

「金南俊你夠了。」閔玧其直接翻了白眼。

 

鄭號錫呵呵笑出聲來。他挺喜歡這種氛圍,而且每多知道一些以前的事,就是一分欣喜,如金花期冒出的枝芽,讓此處一點一點染上綠意。

北城的樹耐寒,多是針葉,萬年常青,數以十載才會開花。但木靈他猜自己動了情,不是那種書裡寫的、單純無瑕的愛慕,而是一種如花盛開的熱烈,是溫暖的、令人雀躍的,是在北地從未體驗過的生意盎然。

比起金南俊,閔玧其自然是將注意力更多放在鄭號錫身上。留意到木靈藏也藏不住的笑容時,他嘖了一聲,不再計較金南俊拿他取樂的行徑──反正娛樂到人了不是?

 

於是閔玧其也笑了出來。號錫發現自己的反應被察覺到,又笑了出來。

笑啊笑的,總之是兩人互相輪流的奇怪遊戲。

 

 

作為開書店的,金南俊還是挺擔心黑袍一言不合燒了他的店。

於是他將話題帶開,轉回正事,「需要我幫忙做證件?還是你那邊有碩珍哥的文件?」

「需要你幫忙,珍哥放假去了,根本沒給我留什麼東西。」

「哇……難怪他答應給我帶書,原來是在這等我呢。我不知道時麼時候能完成喔?就先放著吧。」

金南俊收過閔玧其準備的空白證件,將其隨手放在桌上,然後把金碩珍的信遞給他,「你也看一下吧。」

 

攤開信紙的時候,鄭號錫側開目光以避嫌,但玧其確敏銳地察覺,並把他拉過來,解釋道:「沒關係,可以一起看,這沒什麼。」

和號錫想像的機密文件不同,巡察隊隊長特地傳訊過來的,只是伴手禮清單。

「他們去雪果城,接下來乘船走水路回來,還會經過紅城和小岩鎮。」

作為前商船船長,號錫對這方面比較敏銳,他提供自己的意見,「可以帶一點酒,雪果酒跟紅斯頓都是名品。」

「你喝酒?」

「喝啊。」他先是如此回答,然後在閔玧其的注視下,才不好意思地補充:「但不大能喝,很容易醉。」

原先還想邀請木靈共飲的玧其,立刻改口說道:「那沒什麼,沒有一定要會喝酒。」

 

「我之前不會喝酒的時候,你可不是這麼說的。」金南俊不滿地插話,換來閔玧其另一個溫和有禮的白眼。

店長聳聳肩,一臉無辜。轉而面向號錫,遞給他一紙文件,「喏,給你,今天速度不曉得為什麼特別快耶,他們可能也很喜歡你吧?」

 

白底黑字,自然的書寫痕跡,還有官方的印鑑在上。

寫著鄭號錫的資料,以及補件緣由──木靈沒怎麼接觸過政府公文,但這張證明確實真的不能再真了。

 

「等等、您……是人類?」鄭號錫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一紙證件,甚至不小心用上敬語。能夠利用精靈竄改元界的文字?這是哪門子的普通人?

「是啊,這不是我用的啦,只是住這裡的精靈特別喜歡動手。」金南俊搔搔頭,顯然自己也搞不清楚成因,「我很好奇半子的世界,但我自己不是。」

 

玧其從旁補充:「只是精靈很喜歡他,他也很喜歡看書。」

「就這樣?」

「就這樣。」

 

金南俊從來沒有想過要「使役精靈」,因此那些小傢伙只是因為喜歡他,才留在他身邊的。並且因著這份極高的親和力,凡是他無意碰觸、破壞的東西,都能成為和靈界的「交換」。

閔玧其聳聳肩,不再多談金南俊的神奇能力,將話題帶開,改為和鄭號錫討論等等去哪裡用餐。

 

臨走前,木靈又看了書店一眼:

螢光點點,精靈滿室,全縈繞在無知無覺的人類店長身邊,如同向日葵與陽光──一種他懵懂無解,但又依稀能明白的相處模式。

「有落了東西沒拿嗎?」因為稍作停頓,玧其便跟著停下腳步,轉過頭來問到。

黑袍遮住了他的輪廓,但木靈只是看著他,就覺得很安心。他搖搖頭,說著「沒有啦」,然後跟上閔玧其的步伐。

 

 

那時,他們不算年輕,但也還沒成熟到可以無懼生命中的種種難題。

閔玧其正懊悔自己出了差錯的法陣,金碩珍抱著一天比一天大的「新生兒」,金南俊則為著普世常見一些的人生志向而煩惱。

 

「我想要,是因為我喜歡,那喜歡就可以帶來快樂嗎?」

「所以我要的是那項東西,還是快樂本身?」

「如果得到了卻還是不快樂,是因為我不喜歡嗎?」

「快樂就等同於幸福嗎?」

「我的人生是要追求幸福嗎?」

面對金南俊一連串的自我質問,金碩珍點點頭,回應道:「南俊呀、哥有點擔心你之後會因此禿頭。」

 

尚未得知金南俊是否真的會禿頭,不過在金碩珍接任巡察隊的職責,閔玧其離他們而去,到其他城鎮尋找木靈之後,南俊選擇在王城的邊角開了一間書店。

碩珍牽著到自己大腿高的黑髮小孩,到明明是新開幕,卻亂得像經營數十年的店家探望。他不是喜歡試探他人的類型,所以只是悠閒地晃晃,順便買了一本談論藝術的書回去。

 

「珍哥喜歡繪畫?」

「還好。」一手交錢,一手拿貨。小孩乖乖地替金碩珍遞上錢包,然後又接過買來的書抱在懷裡。金碩珍拍拍他的腦袋瓜,補充道:「給他買的。」

「他看得懂?」

「下星期你再看到他,搞不好都進青春期了……JK你看得懂對吧?」

小孩雙手緊緊將書圈在胸前,低著頭不說話,眼睛不敢看向其中任何一人,但小心地點了點頭。

看見那孩子惜書的模樣,有點打中南俊心中的某塊柔軟。

 

或許吧、他不知道開書店是否為自己所愛?能否成為一生的追求與幸福?

但往前踏出的這一步,並不讓他後悔。

在場沒有人看見,但就是那天,第一隻精靈從書裡冒出,飛向金南俊,停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



謝謝你的閱讀,希望你喜歡這些作品。如果想要支持我繼續創作,你可以:

  1. 請幫我往下滑,免費註冊LIKECOIN會員,然後點個拍手鍵!不花一毛錢,只要拍拍手,創作者就能收到基金會的報酬!有多喜歡這篇,就幫我點幾下拍手!(1下是已讀~5下是很喜歡)
  2. 若想要提前閱讀連載更新,歡迎加入方格子的付費訂閱專案
  3. 留個言吧!您的留言永遠是我最棒的精神糧食!謝謝你!
  4. 如果害羞的話,可以在痞客邦選擇匿名留言,或者是到貓貓跟我說!

    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